1. 首页
  2. 资讯
  3. 其他

他们是雪场上的诗人 音乐里的演绎者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音乐家,也是滑雪爱好者;是雪场上的诗人,也是音乐里的演员。


在音乐里找到自我,在雪场上释放自我


背景音乐

有一句话不知你有没有听过:搞音乐的人,雪感都不会太差。在采访他们之前,我并没有察觉滑雪和音乐会存在这么多的相通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音乐家,也是滑雪爱好者;是雪场上的诗人,也是音乐里的演员。


其实是滑雪选择了我

就像上帝选择信徒一样,三位音乐家都觉得,其实是滑雪选择了他们。

6.jpg

毛新光


7.jpg

周健楠

毛新光,国家一级演奏家,是中国爱乐乐团中提琴副首席。他的夫人周健楠,青年古筝演奏家,曾是“女子十二乐坊”成员,如今组建了“丽”乐团。


他们夫妻二人自2007年开始滑雪,启蒙老师是郝世花。2010年开始前往北海道滑雪,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年都会前往日本滑雪。野雪对于他们来说,“就如同在湖面行驶的船,飘在上面,相当过瘾。


5.jpg

佟斐

佟斐,中国爱乐乐团小提琴演奏家。5岁开始练习小提琴,2000年进入爱乐乐团。最初本着玩儿的心态去滑雪,但不知不觉就上瘾了。第一年滑过几次之后,第二年就前往美国、加拿大滑雪。对于滑雪,佟斐有着相当高涨的热情,她觉得“音乐本身就是大自然共献给人类的东西,而滑雪这项运动是人对自然的一种需要。


沉静的工作VS躁动的运动


一份沉静的工作,一项躁动的运动,在音乐家们眼中,二者则具有许多共性。

4.jpg

佟斐:滑雪直接带给我的东西就是节奏、律动、速度,它跟音乐很像,我不是形容它们相同,但它们确实有相似的东西。


9.jpg

周健楠:我曾听过一种说法,雪滑的比较好的人群中医生和音乐家占多数。


滑雪和音乐确实是很相像的,首先从种类来说,它俩都属于技术型的。比如当你在山上转身的时候,雪板需要走刃,全身的重量其实是在雪板上的。弹古筝也是如此,需要全身放松把力量集中在手指上,这样发力的声音才是通透的。


其次,一般人会觉得音乐家坐在那里十分沉静,但实际上演奏当中是非常波澜壮阔,层次丰富的,情感的表达有沉静细腻,也有相当具有张力的。就如同演员演戏一样,并不是一成不变,安安静静。


1.jpg

毛新光:首先,都是多元化的。滑雪的每一个目的地的风景都是不一样的,欧洲有崇山峻岭,日本则是树冰景象。音乐也是一样,就拿《海》这个曲子来说,有清晨平静的海面,也有疾风骤雨的波涛。


其次,音乐和滑雪,童子功都很重要。在国外雪场周边长大的孩子,滑雪的形态和通过后天训练而成的滑手的姿态是非常不一样的,不是技术流的堆积,而是自然而然的状态。就好像雪板就是身体的一部分,滑起来的感觉就像拎起来的面条,行云流水一般。


运动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心的满足感

滑雪是都市化的运动无法比拟的,它是一种生命的释放。

3.jpg

“滑雪是一种长距离下行的运动,你会释放掉很多东西,那是生命的放松。当你用心去感受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是生活,会在其中找到你想得到的答案,才会真正感受到内心等同于宇宙的空间。”佟斐说道。


10.jpg

技术流是需要的,但快乐的感觉更重要。“滑雪和学乐器最大的区别就是:滑雪没那么枯燥。乐器对基本功要求太严格,滑雪则是更注重快乐。“周健楠和毛新光笑着说:“毕竟滑雪领域里我们不是专业运动员,世界各地总有我们滑不了的雪道,但笑看高手漂亮地滑过也是一种快乐。”


优雅的滑雪,潇洒的演奏

美好的人生不过如此

文章评论

我的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