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雪场

羊哥专栏|阿尔卑斯山在你脚下-欧洲风景,欧洲滑雪,进来看看。

我们在阿尔卑斯山滑雪。

知道阿尔卑斯山好 但没想到这么好

知道阿尔卑斯山风景美 没想到这么壮美

知道阿尔卑斯山滑雪爽 没想但到这么惊心动魄

知道冰川上面滑雪艰难 没想到这么难

知道野外滑雪危险 没想到险得心惊肉跳

知道欧洲人滑雪人多 没想到人山人海的

先来看看阿尔卑斯山壮美的云海

我们在阿尔卑斯山滑雪

壮美的阿尔卑斯山风光

阿尔卑斯山的雪道
时而宽敞平缓
时而艰难险阻
时而一马平川
时而危机四伏
据说每年都不一样
充满了未知和挑战

冰川上的冰洞

夏摩尼小镇
这次去夏摩尼滑雪还有一个目的 就是看看在日内瓦的女儿
夏摩尼离日内瓦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是女儿到夏摩尼来看我的照片
女儿大了 却不知道怎样跟她相处了 当朋友不行 女儿大了又不能当小孩子
不管怎么说吧 只要有爱 只要出于爱 再进行多多的表达和交流沟通
我想肯定会相处好的

Casino 赌场

法国滑雪板的价格最贵的也就六七百欧相当于人民币五六千块国内的动不动就上万尤其是金鸡的雪季末打折也不多很多人觉得国外便宜其实就是金鸡的便宜其他品牌非雪季可能跟国外的价格差不多外国人工资三四千六七百一副板子不贵国人俩月工资买付板子这张照片拍的是二手板都带固定器本想带两副回来的行李的重量因为法国鼓励去滑雪每人可以带两个23公斤的行李我的行李箱十多公斤滑雪板十多公斤带三幅板子都不会超重还要去日内瓦嫌太重太麻烦就没有买呵呵

小镇夜景

下面是我们住的地方
租的当地的一个小别墅 十几个人住在一起

这是室内
非常不错的地方 很温馨 可定也很宽敞 免费无线上网 暖气很热 还有桑拿(没用过)

晚上回来自己做饭
我们有三位好厨师
他们是小周 刺猬 老肖

第一天由于跟闺女见面
没有参加第一天的滑雪 心里痒痒 羡慕嫉妒恨都有
但回来以后听他们说 超级不爽 因为很长时间没有下雪 雪道硬的像冰
哈哈 太好了 心理平衡了
雪神不敢当,我去哪,哪下雪。

不滑雪的时候我们活动-购物
超市的东西有的居然比国内还便宜 比如 肉 蛋 奶

当地的法国红酒很便宜的 可以尽情的喝酒

看照片 看视频

阿尔卑斯山冰川的尽头 专家称之为“冰舌”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生态学院科学家罗兰·普森纳对位于奥地利阿尔卑斯省境内的阿尔卑斯山进行研究后发现,山上冰川的体积每年缩小约3%,厚度每年减少约一米。如果阿尔卑斯山冰川按照目前速度融化,大部分冰川在2037年前就会消失。

第二天3月5日由于天没有放晴
领队说去个小雪场 因为阴天的时候视线不好 很险峻的路线有危险
我们去了一个小雪场 也不知道叫什么 因为刚刚下过雪 雪质很好
因为好长时间没有滑野雪了 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
几次过后就适应了 感觉还真的不错
看照片
地下室穿戴装备

那里的公交车免费 但是人多的时候摩肩接踵的 每个人都拿着滑雪板非常拥挤

坐缆车

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要是去南针峰的话风景不理想 看不清楚路况还很危险

第三天3月6号
去的我认为第二大雪场 grands montene (好像这么拼)
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雪场 非常壮美的风景 非常陡的坡度
下雪以后雪不错但是由于下的雪不够厚下面的冰还是可以感觉出来你按照厚雪的节奏力度滑行转弯的时候碰到雪底下的冰还会“漂移”
本来可以做小缆车上去 可以分作两次坐
中途还滑行两小段到山顶
当问到是直接坐大钓箱上去吗的时候 有人说直接上去
就都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只是为了坐大钓箱直接上去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错误的
一来等候的时间非常长 等大吊箱时间排队可能就有一小时
二来没有热身如果坐小吊箱外加缆车中途从一个缆车站到另一个缆车站要滑行过去正好可以热身也有意思


不热身的状况就相当于去南山不热身直接上了高级道相当于去万龙不人身直接上了猛龙道
对于适应雪况 身体肌肉韧带的拉伸还对于体力的循序渐进热身是必须的
我打网球就有体会 如果上去就全部发力抽球打到累了下来就永远恢复不了体力
要是上去慢慢打 打十来分钟就休息一下身体热了在恢复一下呼吸再打一下午都不累
而且不热身就直接上陡坡危险性也是很高的因为人的意识也没有调整到这样紧急的状态
这时候是容易出错的
所以 从三千二百多米高的grands montene 一趟下来觉得累得不行就不想再走第二趟了

中午休息的地方 面对壮美的雪山 坐下喝着咖啡 累意全无


第四天3月7日
预计天气很好 领队决定拿下三千八百多米的南针峰
开始也没有人说起南针峰的险要
也没有说道南针峰一路的艰险
以前也没有听说过南针峰路线的强度大 要走二十多公里

当我们经历以后发现
1.没想到风景用语言难以形容的壮美
2.想象不到路程强度之大
3.想象不到一路上路途的艰险
4.想不到高反那么强 滑行几步就要停下来喘气
5.想不到雪况那样的差 经常遇见大片的野mogul群(大包 二坑)
6.没想到还要爬楼梯 而且爬楼梯是那样的累
总之一路上强度之大 以至于累死了好几回了


坐大钓箱要预约排队 我们预约的是30号 右上角显示的号码是22号 要等一个小时才能到我们
坐上钓箱要倒两次 也有好几十分钟 反正从下面到顶要两个小时左右时间


山顶合影
有个小插曲 合影经常请人拍照
这回请了个老外 用英语跟他说的 他欣然同意
待会就听说用纯正的汉语喊道 一 二 三 :)
我有用英语问他 “you can speak Chinese.”
他用中文说“马马虎虎”
汉语快超过英语
成了第一大语言了
呵呵

所以人先把滑雪板固定在背包上

快要爬到底下了 胜利在望了
到了地下就不用爬行了 就可以滑雪了

终于爬到了下面
穿上滑雪板 准备滑雪进入著名的让人心旷神怡的惊心动魄的白谷 有人叫白峡谷 还有叫博朗谷

由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同志想要退出 大家在等消息

一大段平摊的天然雪道
不是很陡 都是天然雪 只是厚度不够 而且已经被很多人滑过了

但是一路的风景是太美了
看照片远远比不上实际风景的壮美

老同志没叫救援 在大家的帮助下跟上来了
我们进入了一段相对平坦的道路

走了一段以后 来到了一大片野mogul群
这是见真功夫的地方鸡鸭雪道野鸡野鸭大回转没戏只能踏踏实实的练好小回转再到南山的mogul道上认真的一招一式的分解慢动作的顺畅的滑下来然后再上高级道拿下南山高级道的大野包这些才能轻松下去要不然也能下那就会让你心惊肉跳的那样的话还有什么意义呢玩命了不是吗 呵呵

野蘑菇群过了以后的休息

继续前进
前面一大段 估计有五六公里都是一马平川的道路
还有的地方是上坡 要冲一下才行
有个朋友问我 单板能走白谷吗
这样的地方单板够戗了
我这一路还真的没有看见有单板来的

一下只张照片不清楚了 是局部放大的 因为这是我见到的唯一的记录当时情形的照片
因为上面的缆车据说四点钟停止 我们必须要在四点钟之前上去
但是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四点五分了
据开缆车的人说可以在等我们一下 但是不能等时间太长 赶不上就不能坐了
因此 所有人没有吃中午饭 体力已经严重透支的情况下
背着滑雪板 穿着沉重的滑雪鞋
攀登估计有八百米高的台阶
到达山顶缆车处 我问开缆车的
他说实际上是四点半停缆车 有时可以等到四点四十
我们到达山顶也就四点二十 其实根本就没有晚
但是由于太过于拼命了 到山顶累得我很长时间都是满眼的星星


做了缆车 还要换乘小火车
开了好长时间才回到山下

那天 那里的孩子们不知道过什么节 抓住他们一起拍照
虽然很累
虽然有些磕磕绊绊
虽然有人高反很严重
虽然开始的时候有人想放弃
但是最后全都欣然的完成了22公里的行程
历时一整天 本来说要去吃鹅肝的由于时间原因没赶上
幸亏赶上了最后的缆车 要不然又要多走五公里 那才真正完成了27公里的路程

第五天3月8日
下小雪 领队就说能见度很差
大雪场坡度陡 能见度差有危险
去一个没有去过的小雪场看看
据介绍这个小雪常还有一个树林可以玩玩 就去了一个叫domaine skiable 的小雪场
那一天由于能见度非常差 十米以外就看不到人了
而且由于能见度差 观察不到周围的参照物 身体是否站直了都拿不准摔跤
我就是 以为站直了 其实是歪的 摔倒了 等老侯把我来起来 就看不到所有的人了
对那个雪场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
看看照片就知道了


第六天3月9号 我遇到危险了 差点留在了阿尔卑斯山
要是留在那里 过几百年挖出一具冰冻木乃伊就是我了

我跟一位同学叫非常瘦的最后一天,我们一周完后就回北京
本来头天晚上我下来专门跟那位同学还有领队说好了 第二天主要是照相
因为我曾去过长白山滑野雪 从山上 树林里下来过 但都没有满意的照片
还去过北海道 但也没有像样的照片
非常想拍张好的滑雪照片留作纪念

但第二天上了山顶 领队们走了一条道外雪道 非常陡
我本不想走了 但受不了拍照片的诱惑

这张照片的时候我还在滑雪
领队当时确实说过要靠右边滑行
因为左边有冰裂缝 右边没有
但是不知道靠右边到什么程度
里面有三个人 最左边的是领队之一非常口令 中间的好像是叫fanny的女生 我是在最右边的一个了
所以我没有觉得没有靠右边走 觉得在领队的右边应该就是右边了

我从不冒进 更不会为了脸面冒进
但是这一次太想要一张照片了
在身体和精神意识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 上了很陡的一条路
这条路线需要精神高度集中 高度紧张的
但之前精神身体上准备不足
心理状态不自信 动作上也不利索
在一个转弯踩上了冰的时候滑过了头
往回倒退一点的时候失去重心 摔倒了

如果是滑行的话 即使在左边走 看见冰裂缝 冰洞也能躲开
摔倒了就不一样了 不能自主了
摔倒后由于坡度太陡 停不住 一直向下滑 往下滚滚
越滚越快 当时我很清醒 滚的时候不较劲 双手双腿并拢
滚着滚着有感觉不滚了 向下滑 又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我感觉速度减慢了就伸开双臂双腿 终于停下来了
停下来后我睁开眼睛 但是黑的 什么都看不见
我开始以为雪镜里面进了雪 拿下来还是看不见
慢慢的能看见一点了 发现是一个洞
我掉进一个深洞里面了

我头冲下 下面还有洞 当时虽然停住了 但是还是有可能继续滑向下面的洞
当时我估计洞的深度有20米 要是再往下滑就不知道有多深了
我当时想 要是继续滑下去的话 就可能活不成了
因为下面不知道怎样 是不是直上直下的
是不是非常大 非常深 能不能上来
虽然非常恐惧 但我还很清醒
我就一厘米一厘米的向上多动身体
因为是头冲下 洞内的空间也很小 就只能用手指头抠住雪一点一点的挪动
还用滑雪鞋的后跟卡住雪往上拉动身体
但是由于海拔高还是洞里空气少 呼吸非常困难
动一会 挪动一下就要喘半天的气
当我觉得能够平衡了的时候 我一收腹 坐起来的时候 我知道我死不了了
这张照片是从下往上拍照的

我马上告诉领队 我活着呢
因为他们已经呼叫我好长时间了 但由于我在自救 跟冰雪抗争 没有时间回答他们
幸亏带了对讲机 幸亏我的对讲机没有摔坏
后来发现 我的对讲机已经掉了出来 只是跟我的耳机连接的线连着
差那么一点点 就丢了
幸亏我戴的护具比较全 头盔 护甲等 没有受伤 只是脖子有点扭 腿部肌肉有点拉伤
同去的朋友拍的照片 应该就是这个冰洞了 

因为洞很深 上面听不见声音
通过对讲机领队从洞口往下扔了一个雪球
我看见雪球 并告诉他们看见了雪球
通过这个信息判断 我在这个冰冻里面
因为周围还有同样的好几个冰冻
完后就打电话叫救援了
很快就有两位训练有素的救援人员来到洞口
现在洞口固定好绳子 一个救援人员下到洞下面
先问是否会英语 我说会
又非常专业的先问问我伤了没有 按压我脖子后面 翻开我眼皮看看眼睛
看到没事 就跟上面说了些法语 就告诉我 等五分钟
我说是要等飞机吗 他说是
一会听见直升机的声音了
这是朋友用手机拍的 这位朋友一直用他的相机拍摄 后来坏了 我把我的相机借给他说让他给我多拍一些结果关键的时候却用手机拍摄


下面想说说价格
虽说交了点服务费 但还是物有所值的
因为领队确确实实在各个地方替大家考虑 替大家省钱
租房子的费用非常低 自己做饭非常省钱
而且领队也不辞辛劳地为大家做饭
我没想到总费用算起来我一周连机票那么便宜
一周才花了12000人民币
包括一周的住宿 吃饭 大巴车 还有滑雪票
而且吃得住的还是很不错的 这是去欧洲啊
想想长白山一周下来连吃饭 住宿 路费 滑雪 也不便宜 而且玩得啥样不敢恭维了
去日本有便宜的 但是担心核污染 而且有的团的费用也不便宜
领队非常不容易 尽量替大家照相 替大家着急

我想价格便宜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滑雪不贵
万龙滑雪场的价格跟法国夏摩尼滑雪价格的比较
万龙一天的价格第二阶段530元 第三阶段一天的滑雪价格是610元
夏摩尼一天52 欧元 相当于四百多 三天的价格152.1 六天的价格258.6欧元每天三百多人民币

向山说:今年沙莫尼滑雪票比去年每天50欧元还是涨了一点。但你买的还是“大票”,即能滑周边七个雪场,包括瑞士和意大利的两个雪场及往返的公交。如果你买只在沙莫尼四个雪场的“小票”,去年是每天40欧元,更便宜。我们去的小雪场的价格是34欧元那规模也有三个万龙大

欧洲人的工资是三四千欧元 但是滑雪一天的费用才五十多块
也就是相当于中国人在中国花五十多元滑雪 很低廉
中国人工资本来就低 万龙滑雪场订的价格确是全世界最高的价格
一天要五六百块 即使换算成欧元要六七十欧 也超过了法国

我要特别的说明一下
一些照片是我还有一个同去的朋友叫可可西里的共同拍摄的

3月10日从夏摩尼坐大巴车到日内瓦
由于11日的飞机比较早 提前一天到达还可以在日内瓦逛一逛
中午女儿陪着在湖边吃饭 还有非常瘦先生
瑞士人非常悠闲 规律 什么都要预定
这里的餐厅都要预定 即使是这样 据说也是最后的三份了

露天咖啡馆比比皆是 但是服务非常差
花钱买咖啡可以 跟他要些开水就很困难
而且这里的黑社会非常猖獗 我住的酒店就是红灯区
看见很多小屋子里面穿着性感暴露的美女
本想拍照片的 但女儿说拍了照片可能有麻烦
瘦先生问是会挨打吗 呵呵
说到瘦先生非常倒霉 他的手机在晚上被抢了
而且这里的服务也非常不敢恭维
机场居然不是24小时开放的
我们的滑雪板和行李都存在了机场(也是最后两个名额)
但是瘦先生第二天的飞机是六点的
取行李的时候居然没有开门
悲催的他只能不带行李回家
而且在日内瓦军刀专卖店买的两把非常棒的军刀也被迫留在了机场
幸好女儿在日内瓦工作 看看她能否比这个问题解决一下吧

照片看完了 顺便声明一下
诸多风景照是由可可西里提供的
这里对他表示感谢

以下是拍摄的一些视频
有滑雪的 机场的 风景的
欢迎共享


日内瓦机场熙熙攘攘来滑雪的人群



这是机场专门为滑雪板设计制造的传送带




去夏摩尼的路上


山顶风景


山顶风景



老古滑雪视频 也较大白熊


夏摩尼小镇露天音乐会


一个漂亮的洋娃娃


这一次的活动虽然经历磨难 但总的来说还是非常有意思的 是成功的
因为人缘 价格 还有领队的努力和对他们的信任
想以后有机会跟着再去 不管是北美 或者日本 欧洲等等
所以还是想以后他们能做得更好  
就在这里提点建议
虽然这一次我命大没出问题 但是我想应该引以为戒了
再次建议每次走之前 集体说一下计划 注意事项 强度 总路程 总时间等
这样有个心里 身体有个准备 做到每个人心里有数
南针峰我觉得很好 事先我听到了领队说
“别超过我 在我左边或者右边 否则有冰裂缝等”
我一直按照领队意图行进
虽然领队说了很多遍 但还有人没有听到
当她们问领队关于行程的时候 领队已经重复的有些烦了
但他们仍旧一头雾水 只能盲目跟着
但心里 体力分配就会不到位了
所以出发前的简短的要求和注意事项还是非常重要的
其实领队对安排每个地方都有很好的想法
也有重要的要求和日程安排
只是没有集中的 非常明确的 强势的告诉大家

去grands montene 我就不知道强度多大
体力一下子透支了 上了一次就不想再上了
回来后也居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以至于在网上发了照片 说是南针峰 第二天赶紧更正
还有一个同学发牢骚说 我问领队事情的时候领队由于总是重复有些不耐烦了说:我说了好几遍了不想再重复了其实她从来就没有听到过
所以 每天早上出发之前 或者上吊箱 缆车之前集中起来 说一遍是非常重要的

另者 不是经常一起玩的 不很熟知的总会有不同意见
懂事的人是不会总提意见的 但是不一定就没有意见
意见不统一的话就会有矛盾
这时候领队就要强势一些 该坚持的决定就要坚持到底
比如有一次领队问大家坐大吊箱还是小吊箱
这说明领队有所想法 坐小吊箱快 又能热身
可惜没有坚持 我只听见一个人说直接上去 就直接上去了
前面说了 大吊箱又慢又不热身
所以 计划好了不用问 该坚持的就坚持 该强势的就要强势一些

我还有个经验
而且我以前单位出差 超过一周就会吵架 呵呵
所以 我觉得一周以上的活动要慎重组织 最多别超过十天
作为参与者 一周以上的活动我是要慎重参加的
参加的话要慎重选择同路人
我记得我们有时骑马 多的时候有六十多人 四十多人都有
还是很顺利的 参与的人员的统一性还是比较重要的

我想领队经验不足也有原因 希望他们慢慢积累经验
以后这样的活动越办越好 毕竟他们初衷还是值得信任的

至于我 以后任何情况下都不冒进 心里有一点点犹豫都不上
但是阿尔卑斯山我还会再来的 毕竟这个地方太好了 太值得多来几次了
下一步准备买付粉雪宽板 在粉雪里飘的感觉太美妙了
我想好了 下个雪季准备非周末两天南山 练技术 练动作 练mogul 练高级道大野包
然后周末两天去崇礼 拉体力 练练carving 下雪的话野雪道树林里小小过过瘾
这样做给来年春天去国外玩粉雪增加体力储备
那样玩起来才能更爽 不然受体力的约束 想玩玩不爽 想滑的地方由于体力问题不敢滑
那样的话会太憋屈的

我大难不死 必有后福
看看我后半辈子有什么福气吧 幸福 口福 财福 艳福都一起来吧 哈哈
欢迎同享我的经历

好了 就这么结束了
法国夏摩尼滑雪作业完毕
有机会一起滑雪吧


文章评论

我的头像